企業招聘
注冊
個人登錄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就業資訊 > 原創微職場 > 正文
GDP大省成互聯網“荒漠”?解讀山東互聯網發展現狀
發布日期:2019-09-25 17:39     瀏覽量:595     分享到:
   


互聯網作為近年來發展迅猛的新興行業,現已成為推動地區經濟發展的"加速器",但提起山東互聯網,人們很難想起一些知名的互聯網公司或互聯網大佬,甚至很多人認為山東就是中國互聯網的一片"洼地"。據中國互聯網協會、工信部信息中心發布的《2019年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強榜單》顯示,山東省共有三家企業上榜,浪潮集團位列第25名;山東開創集團位列第88名;山東廣播電視臺旗下的山東海看位列第100名。而在2018年,山東無一企業上榜。

這次排名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山東互聯網企業正補齊短板,奮起追趕。但是仍有人表示,山東作為國內經濟總量前三的省份,互聯網為何如此薄弱?以至于唱衰山東互聯網的聲音再次響起。那么山東互聯網行業發展狀況究竟如何?為此山東本土求職招聘網站——齊魯人才網,通過調取平臺17851家互聯網獨立雇主數,35879個職位以及48621名相關從業人員,作為樣本數據,就山東省當前互聯網行業發展狀況帶來深度解讀。

濟青成省內"高地",區域互聯網經濟未能形成

山東成中國互聯網"洼地"?解讀山東互聯網行業發展現狀

就上圖齊魯人才網統計的山東16地市互聯網獨立雇主分布來看,濟南、青島兩市成為省內當之無愧的互聯網 "高地",僅兩地互聯網行業獨立雇主數就已超過全省四成,其占比分別為26.71%和18.89%;濰坊、臨沂、濟寧互聯網行業獨立雇主也相對較多,其占比分別為7.67%、6.21%和6.19%;棗莊市互聯網行業獨立雇主最少,當地互聯網獨立雇主僅占全省的1.69%。其他城市獨立雇主數較為平均,基本在3%左右。

由上圖數據可見,目前山東各地市互聯網行業發展嚴重不均。在這里以濟南為例,得益于漢峪金谷和齊魯軟件園,全省近三成互聯網獨立雇主聚集于此,但濟南并沒有向杭州一樣,形成區域互聯網經濟,更沒有帶動周邊城市的發展。而這其中的根本原因就是當地缺乏在整個互聯網行業都堪稱頂尖的龍頭企業,這不僅是濟南,而是整個山東都面臨的問題。在互聯網行業里,區域互聯網的崛起,最需要的是龍頭企業的帶領。雖然濟南擁有浪潮,但其本質還是一家以生產服務器為主,逐步向云計算、大數據、智慧城市運營服務商轉型制造型企業。

缺乏行業龍頭,山東過半互聯網獨立雇主規模少于50人

山東成中國互聯網"洼地"?解讀山東互聯網行業發展現狀

通過上圖齊魯人才網統計的山東互聯網獨立雇主企業規模數據可見,當前山東互聯網獨立雇主多為規模不足200人的小型企業,其中52%的企業為人數少于50人的小微創業型企業。這也表明,山東省的確缺少互聯網龍頭企業。我們以阿里巴巴為例,作為中國最大的電商企業,其帶動了整個杭州甚至整個浙江省的互聯網產業發展,以至于很多知名的電商公司都云集于此。 正是由于山東缺乏互聯網龍頭企業,導致未能吸引到更多的資源支持,致使山東互聯網很難實現比較大的突破,從而難以孵化出更多優秀的本土互聯網企業,因此省內互聯網企業規模普遍較小。

從另一方面來看,山東省普遍追求"高大上"的企業,越是大企業越受歡迎,而小企業則備受冷落。互聯網企業多為創業型企業,剛起步時規模相對較小,發展較為困難,而省內普遍存在的官本位思想,對于小企業"看不起,瞧不起,不重視",形成了惡性循環,從而導致山東省互聯網行業發展滯后。

近6成選擇"外逃",山東難留互聯網人才

山東成中國互聯網"洼地"?解讀山東互聯網行業發展現狀

互聯網作為新興行業,在招聘時普遍青睞年輕化求職者,而專業素質相對更高的高校畢業更是其中的翹楚。山東省作為擁有146所高校的教育大省,在人才方面本應具備優勢,但山東的互聯網企業,似乎沒能把山東的人才優勢把握好。據齊魯人才網調取的9872名意向從事互聯網行業的2019屆山東高校畢業生數據可見,當前僅有42.89%的畢業生期望在省內工作,省外成為更多畢業生的選擇。

由上圖畢業生外流城市排名來看,北京成為山東高校畢業的主流選擇,除去當地京東、字節跳動、搜狐等互聯網知名企業的強大吸引外,另一個原因在于北京自身的地域優勢,作為唯一一座上榜的北方城市,其距離山東較近,且交通便利。從濟南到北京,高鐵只要2小時左右即可到達,因此也吸引了較多畢業生。除此之外,坐擁騰訊的深圳位列第二,占比為17.48%;作為阿里巴巴大本營的杭州憑借13.18%的占比位列第三;其他城市基本在4%左右。這也表明優秀的人才勢必是與優秀的企業匹配,正是由于山東本身沒有太多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山東高校培養的人才也只能被迫前往省外發展,尋找適合自己發展的平臺。那么山東互聯網企業急需哪類人才?

人才需求多以銷售為主,技能人才無用武之地

山東成中國互聯網"洼地"?解讀山東互聯網行業發展現狀

據上圖齊魯人才網數據可見,目前山東互聯網行業的人才整體需求以產品銷售類為主,其需求占比為34.6%;平臺運營需求量位列第二,占比為17.24%;技術開發類需求量排名第三,占比為10.28%;內容建設/編輯、市場開發/推廣需求量也相對較高,占比分別為6.28%、5.28%。總體來看,技術型人才并不吃香。

事實上,互聯網是講究創新、變革的一個快節奏行業,想要實現整個行業的飛躍與突破需要,往往離不開眾多技術和產品開發人才的支持。反觀當前山東互聯網企業,很多都是屬于百度、騰訊、阿里等知名互聯網公司的代理公司,例如山東開創身集團上最顯著的標簽就是"百度的代理商",其公司核心依是以銷售為主。 正因如此,省內企業在招聘時銷售類崗位比重較大,導致很多省內優秀的互聯網技術型人才難以留存,也讓一些在省外打拼的山東籍互聯網人才不愿回到山東發展。

省內企業生存周期短,16地市互聯網行業人才平均跳槽周期僅2年

山東成中國互聯網"洼地"?解讀山東互聯網行業發展現狀

互聯網行業作為一個創新無處不在的行業,人員流動性也相對較強,據齊魯人才網數據顯示,當前山東互聯網行業職場人平均跳槽周期僅為2.07年,其中青島市跳槽周期最短,僅為1.74年;濟南市位列第二,其跳槽周期為1.78年;臨沂、濰坊兩地職場人跳槽周期也相對較短,分別為1.93年和1.95年,目前全省僅以上4市職場人跳槽周期不足2年,而聊城職場人穩定性相對較強,跳槽周期也僅為2.3年。眾所周知,山東人對于求職跳槽普遍謹慎,那為何省內互聯網從業者跳槽如此頻繁?

就上圖跳槽因素不難發現,公司經營不善、倒閉已成為最主要的因素,其占比高達25.28%,而結合前文可知,當前山東省互聯網企業多以小微創業型企業為主,而互聯網行業競爭激烈,業內變化較快,小微創業型企業抗風險性差的特性也在此顯現。另據數據顯示,當前中國互聯網創業企業生存周期在3年左右,這從另一反面也表明省內企業仍存在一定差距。除此之外,待遇低和有更好工作機會也是山東互聯網行業職場人跳槽的重要因素,其占比分別為22.18%和15.28%,另有26.76%的職場人因其他原因跳槽。

濟南8663元全省第一,山東16地市互聯網行業薪酬曝光

山東成中國互聯網"洼地"?解讀山東互聯網行業發展現狀

注:文中薪酬為齊魯人才網正在發生招聘交易的市場化平均薪酬

從齊魯人才網發布的16地市互聯網行業薪酬數據看,濟南互聯網行業憑借8663元的市場化平均薪酬高居全省首位,青島市與之差距較小,平均薪酬為8395元。這里特別值得關注的城市是臨沂,當地互聯網行業的市場化平均薪酬已位列全省第三達到7883元。作為省內重點城市,臨沂不僅發展迅速,而且房價也相對較低、壓力更小。未來臨沂的互聯網發展競爭力十足。

總體來看,省內互聯網行業的薪資水平相對較高,行業平均薪酬在6600元以上,遠高于當前全省市場化平均薪酬(5952元)。但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相對于動輒月薪過萬甚至幾萬的北上杭深地區,山東互聯網行業的確缺乏競爭力,這也是造成人才外流的重要因素。

只有直面不足才能取得進步,總體來看,山東互聯網行業確實已經落后。但隨著近年來,山東省深入開展"互聯網+"行動計劃,實行包容審慎監管,推動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廣泛應用,山東互聯網行業再次迎來發展的新機遇,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山東互聯網行業勢必能實現彎道超車,位居全國前列。


來源:齊魯人才網

關注微信公眾號
了解求職招聘新動態


齊魯人才網客戶端
北京pk10直播软件下载